口述:离婚了 我们还不明不白在一起

  一张欠条埋下祸根

  我的婚姻来得很早,18岁恋爱,19岁还是豆蔻年华,就已经为人妇为人母了。

  从小我特别崇拜军人,少女时代,军人就是我心中的偶像,所以,当朋友将大漠介绍给我的时候,他那身橄榄绿轻而易举地就俘虏了我的芳心。身处两地,我们开始鸿雁传书频频往来,直到那年年底,他复员回了家。

  我父亲干建筑多年,家里经济条件比较优越,而当大漠父亲向我家借钱时,引起了父亲的不满,我们的关系因此中断了。但两个月后,我还是不顾家人的反对,一意孤行地和他走到了一起。

  结婚后,父亲给了我们8.5万元钱,我们买了辆汽车,大漠开起出租。当时,大漠给我父亲写了一张欠条。开了一年多车后,大漠想改行做生意,汽车卖给了我姐夫。卖得3万元钱,我们还给了家里。

  由于经营不善,大漠做生意亏了本,后来又到居委会工作。生活的不顺心导致我们之间发生了矛盾,经常吵吵闹闹。一天晚上,我们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我这才算明白,原来大漠闹情绪就是因为当初给父亲写下那张借条!他说:想起你家有我的借条,我心里就有疙瘩!我劝道:又没人想要你钱,父亲就我这么一个亲生女儿!好话说了一大筐,可就是解不开他心中的疙瘩。

  我只好回家,去向父亲要回那张借条。父亲问我原因,我回答得含含糊糊。父亲还是把那张借条给了我。那天,大漠家的拆迁房上房,去看房子时,我把借条给了他。大漠接过来就说:我撕了!我答道:随便你吧!纸屑纷纷扬扬地落到地上,这时,大漠提出:让我从家里再拿五万元钱装修房子。这要求也太过分了,我愤愤不平:借条刚撕,你又开口要钱!大漠回答得干脆:拿不来钱,咱们就离婚!我忍无可忍:要怎么样,随便你!说完,我头也不回地就去了姐姐家。

  矛盾激化婚姻破裂

  我在姐姐家住了几天,婆婆沉不住气了,她不希望我们离婚,特意来接我回家。回到家,家里的房子已拆迁,我和婆婆住在一起。大漠晚上替朋友的饭店看夜,不回家来住。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上夜校学会计。有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大漠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早上见到大漠,我告诉了他,他怔了一下:如果真的这样,你会怎样?我摇了摇头,茫然地答道:不知道!” 

  虽然我不愿去想这荒唐的梦境,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放学回家,一路上总是感到隐隐的不安,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神差鬼使地我赶到了饭店,饭店的门紧闭着,任凭我拼命地敲打,就是不开。我怒气冲冲地喝道:再不开门,我就砸了!

  门开了,但灯没有开,大厅里一片昏暗。我摸着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却坐到了一个包。拿起来一看,包是女式的,打开来,里面有身份证,光线暗淡我只隐隐约约地看到名字。当我想把身份证拿走时,大漠过来想把它抢走,我朝门外走去,却被大漠一把拉住,一阵拳打脚踢雨点般地落到身上……

  倒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我是那么孤独无助,我哀哀地哭着,这时恰恰姐姐打来电话,我像抓到救命稻草,哭诉道:这里出事了,快帮我打电话报警吧!听到这话,大漠立即惊慌起来,他朝屋里大喊:你出来吧,快走!屋里闪出个女人的身影,接着就消失了。

  不一会儿,警车来了,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问明事由后回家,已是半夜两三点了。经过这番折腾,我病倒了,打了两天吊水。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次天早上跑到妇联去告状,妇联很重视,第二天就派人来调查情况。一气之下,我还到法院去起诉,那张借条虽然撕了,幸亏我当初多了个心眼,复印了一份。法院以离婚财产纠纷为由分别给我们立了案。

  开庭后,大漠表示不愿离婚,法庭进行调解,判定半年后如感情破裂再离婚。财产纠纷案,我以父亲的名义,告大漠还有5.5万元钱未还,但证据不足,我败诉了。

  从法院出来,晚上我独自去了烧烤摊,从不喝酒的我,一气喝下两瓶啤酒。回家后倒在床上,我悲恸不已,失声大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