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现在日本动画不好做,市面上“业界药丸”的风气横行,而媒体报道上看日本动画在盈利方面也确实面临比较尴尬的境地。这其中有很多综合因素,而当这些因素汇总之后我们也能借鉴到一些东西,对中国动画的发展也是极好的。

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日本动画历史悠久,从早期的阿童木探索时期到后来为卖玩具而诞生的机器人动画热潮,再到后来为打造现象级IP而诞生的一系列动画。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经典的动画作品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拉动了日本的GDP。而有些动画作品到现在还在散发着光芒并在世界范围内被粉丝们敬仰。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日本动画产值影响

日本动画的题材以及剧情设定往往天马行空,无论是微观宇宙还是平行时空,无论是西方魔幻还是未来科技,只要是敢想就一定会有人把它做出来呈现给观众。这造就了日本动画的艺术性和延展性,也让那些对动画有偏见的人重新审视了动画的内涵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金敏作品

拜其所赐,因为工序和制作流程的关系,日本的动画本身都带有非常强烈的风格。这种风格有可能是制作公司的整体风格,也可能是监督本人的制作风格。比如我们看到宫崎骏动画和押井守动画的感受是不一样的,而看骨头社的动画和京都的动画又是另一番感受。这造就了日本原创动画的风格化和多样化,这些风格是不可复制的,也是无法超越的。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这种风格除了画风不同外,他们还倾向于向动画中杂糅自己的思想。而这些思想的定位非常广义(轻松或沉重,简单或深远),也有很多作品的思想充满了争议争议。包括80年代冷战后思潮,90年代泡沫经济年轻一代的颓废,以及对21世纪后人性的思考等等……
这导致日本的动画不能泛泛称之为卡通,它们依托于成熟的载体(小说,漫画),用动画这种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创造了一个更为深邃的现实世界。它将我们熟悉的文学作品,影视类作品用另一种形式去表现,而有些作品甚至重新诠释了作品本身。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比较典型的就是《阿基拉》改变了西方人对动画的认知,之前欧美在看待动画时的态度还停留在为某种IP代言而退出的衍生品动画(如变形金刚,眼镜蛇部队),服务群体也是购买周边的粉丝群体。但是《阿基拉》却通过自身的魅力让欧美从业者意识到动画也可以作为一种艺术载体来表达思想。这为后来欧美独立动画的探索奠定了基础甚至影响到了游戏行业的未来。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惊艳了一票老外的尾灯描绘

但从商品的角度讲,太过风格化的作品在市场的反馈未必尽如人意。对于一个严重依赖衍生品开发的产业而言,这无异于是致命的。

比如押井守的作品,虽然很多作品在艺术层面直接可以碾压美国动画。但是从票房结果上看它们都未必成功。而有一些作品虽然能让人感受到很深刻的内容,但是在主流文化的趋势下还是难得好的销量。加之题材受限,相关衍生品的开发也比较困难。这对于严重依赖衍生品过活的日本动画公司而言是致命的。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另外我们在网上看到那些神作动画就认为它们在日本卖得好。但实际上有很多都是小众向动画(和其他产业相比),有些可能因为深夜档的关系都没有人知道,有些干脆就是靠网友口口相传后来火起来的。而对于一些没有大厂在背后宣发支持的作品可能连火的机会都没有。这种动画我们能说是商业上的成功么?

对于那些制作者而言,市场就是不公平的。但这些制作者要想生存则需要市场的支持才行。市场永远不是艺术片的天堂,是地狱。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日本动画其实依然是一个试验场,和其他国家的独立动画工作室一样都在做原创艺术创作,只不过日本的动漫产业给予了这些工作室更为商业化的土壤,但是未必给予他们合适的生长环境。有些作品成为业界的标杆,有些作品则只能薪火相传待后人传承……

因为风格而受世人瞩目,却因为风格而成为小众。对于讲故事的人来说也感到有些无奈吧。为了避免风格问题而导致动画大暴死,“动画委员会”成立了。

动画制作委员会

虽然有思想的作品会留给后世有关哲学和思想的讨论,但是对于出资方而言这些作品都是让他们避之不及的黑历史。G社当初就是为了追求艺术效果而无视市场需求与成本制作《王立宇宙军》的。最后导致动画销量大暴死,全员欠下好几个亿不得不打工出黄游来还债。因此才成立了“动画委员会”。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在日本,动画的发行方是另一种形态,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动画委员会”。每部动画的背后都有这么一个委员会(STAFF表最后那段xxx委员会),委员会的成员大多是和这部动画相关的多个公司。包括投资方,原作方,合作方,还有制作方。通常这几部分都是合作关系,平时一起商讨项目开发,项目的资金也是由各资产方出资。但是也正因为这样,由于出资份额不同,话语权也不同。制作方有时候只有汇报的权利而没有决断的权利。

所以就算动画制作公司不愿意,金主们也会强迫制作公司去做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委员会制度最早是为了分散风险而不至于出现成本失控血本无归的问题。但是现在看来委员会制度还产生了不少副产品。比如投资方未必懂动画,也未必懂市场。一旦投资了一个奇怪的项目,可能所有人都要跟着背锅。而且出资者一旦增多,扯皮干涉的事故也会增多。有时候会出现动画质量上乘但是宣传不足导致人气不高,出资方为自身利益强迫修改剧本导致观众不认可直接大暴死的情况。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另外近几年由于制作动画和宣发的成本在逐年增加,委员会也不得不考虑对已有作品进行“翻新”的准备。一来可以让老粉丝们再奶一口,二来也可以减少因为新IP而造成的风险。同时改编动画也开始越来越谨慎,业内对于改编动画的态度都是暧昧不清的。从漫画到轻小说,从异世界到手游,选择的标准都是看它的市场号召力和粉丝吸引力。这导致动画的品类也在出现萎缩。曾经的萝卜片已经被列为二类题材,体育题材也仅限于热门IP。包括漫画行业本身目前也面临题材单一化以及内容快餐化这种局面。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这种东西怕是看不到了

简单来说就是越发谨慎的业界已经无法再做出大胆的尝试了。今后像是《兽娘动物园》《魔法少女小圆》《少女与战车》这样的尝试会越来越少。当然我们也看到现象级作品的生命周期正在越来越短,估计《兽娘动物园》的风潮也会马上被其他作品所取代吧。

日本市场的困局

根据数据显示,2015年日本全国人口为1.27亿,而近几年日本人口一直保持着负增长的态势。随着少子化问题越来越严重,年轻群体的消费力也在下降。再加上日本经济目前来看也不乐观,虽然增速明显但是内在问题(比如失业率)并未得到解决,基础民众的实际情况也未得到好转。所以这些因素也将影响到文化产业的消费指数。
虽然动漫产业是日本的支柱性产业,但是日本的动漫产业属于典型的自产自销型产业。在对外推广上由于文化和政策等因素一直进展缓慢。虽然也有亚马逊等网络渠道拓宽了消费窗口,但是实际消费群体依然还在日本国内。我们日常看到的新番销量排行榜基本都是日本国内的销售数据,而且看得出数量并未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一般能达到上万套的销售数据就已经算是人气作品了。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几年前的数据

近几年日本动画的制作呈井喷趋势,动画制作的量上去了但是利润却在下降。尤其是很多动画光是宣发成本就已经接近销售收入。而如果动画并未引起足够的关注,这部动画基本就无力再出续作了。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新番很少能有超过13集作品的原因了。

之前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做一季动画,最最便宜每话的制作费用也要1000万日元,加上宣传费用差不多每话需要2000万日元的成本,一季动画的制作成本大约是2亿日元,一旦看到网上有人说本季某某动画弃番了,其实心里是很受打击的,而现在原创动画一播出网上就有人说这部动画像XX,然后以所谓相似的动画来评判原创动画,这无疑是给制作组成员的热情泼冷水,现在的日本动画行业已经接受不了一部动画的失败了, 以前自己遇到原创企划还会说试一试吧,现在则会清楚的说动画行业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闲去做一部前途未知的原创动画。”

而改编动画的日子也不好过。首先改编动画由于版权的关系在企划阶段就要和原作方进行沟通。如果是双方都能达成共识还好,而一旦监督与原作者在设定和剧情发展上产生分歧那么整个动画的风格和质量就会收到影响。而如今动画还包括音乐方面和宣传推广方面的利益。结果导致改编动画最终的成品既不能还原原作精髓,也不能做到思维上的创新。至于粉丝当然也就不买账,销量上就悲剧了。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另外改编作品本身的人气也是一个很微妙的参考依据。很多看起来很受欢迎的作品改编后却反响平平,很多制作组并没报太大希望的作品反而好评如潮。就拿近期来说吧,《清恋》号称是《圣诞之吻》精神续作的作品,销量上却非常尴尬从续作变成遗作。而《兽娘动物园》制作组都是破罐破摔打算关服前作为纪念作收藏的,结果现在成了国民现象作品成了话题作品。当然这其中有一些必然因素,但是在最初立项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没想到会有现在的结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原作人气绝不是评定动画吸金能力的标准。

但是即便如此动画委员会依然会选择改编动画,并且为了迎合受众群会做出更为模式化的作品,只要受众喜欢的话。就算崩掉了,原作的人气也不至于让销量太差,算是安全上垒了。

不过这毕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拥有版权的公司也不能让版权就这样砸在自己手里。所以现在日本动画公司都将目光瞄向了海外市场,包括旗下的热门IP以及相关衍生品的授权。曾经坚持保留本国特色的日本动画如今也不得不走向国际化,开始了合作共赢的机制。合作动画也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各个平台上。

这样不仅分担了风险,而且由于外部资本的介入让IP版权方有了喘息的机会。加上若是改编的比较到位,说不定还能在海外引起一波风潮,老树逢春这种喜事自然是制作方最为期望的。

如果对方不坑的话。

真正的赢家永远是大厂

那么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就没有赢家么?有,还真有。他们有雄厚的资本,也有完善的产业链,手下人才辈出,号召力也是十分强大。他们若是希望能打造一部热门动画也不是一件难事。他们就是一路走来的ACG大厂们。嗯,就是在影视,动画,游戏等领域都非常强权的大佬们。

这两年搞得最成功的就是二次元偶像团体的兴起和偶像效应的复苏了。

日本的偶像团体也有很悠久的历史,但是那时候还没有形成二次元效应。直到后来南宫梦开始挖掘二次元偶像文化的现象效应,借助AKB48三次元宣传势头,从《偶像大师》游戏开始进行全平台营造一种“为梦想努力拼搏”的虚拟偶像精神。和初音这种创作型虚拟偶像不同,《偶像大师》从开始企划就已经有了很明确的商业目标。很快他们推出了自己的《偶像大师》动画,并且在各个领域营造《偶像大师》话题,贩售周边衍生品。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随后日升新IP《LOVELIVE》的风潮甚至刮到了国内,事实上这种重金打造的偶像效应非常成功,无论是话题性还是吸金能力都比三次元偶像来的直接。这让很多动画公司看到了希望,从这时候我们看到组团出专辑甚至偶像系动画的现象越来越明显,直到日本全国遍地偶像,中学生也加入到成为偶像的造星梦中。市场饱和了,赢家依然是赢家,而跟风者却很快被人遗忘……

这里我们看到成功的南梦宫和日升都不是小角色,而南梦宫早些年和万代整合,日升则是万代的直属动画公司……

商业与艺术的平衡 浅析日本动画现状与困局

沃日。

万代是个金主,而且是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高手,所以打造真正成功的作品根本不成问题。在日本能砸钱的制作兼发行公司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动画制作公司还在贫困线上挣扎,有的公司则只能接手一些外包工作来勉强支撑。即使除了一两部热门作品也会因为下一部作品的销量不佳而陷入危机。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有想要成功的努力心情,但是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简单来说做动画就是一场氪金游戏,没钱人只能氪命,命不好脸一黑就玩完了。

这就是那些热门动画背后的真实境况。

一旦行业市场被寡头控制,要么成为勇者挑战魔王,要么则成为魔王的帮凶。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没成为勇者,而勇者终将成为魔王。

PS:如果有既视感的朋友那么恭喜你,你的直觉是对的。

总之日本动画如今的困局多半是自己搞出来的,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是改变观念拓宽海外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建立一个更完善的产业保护制度,让动画制作公司不再是产业链中最苦逼的那一环,而真正把全身心投入到动画创作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